触碰出些微清响的文字——关于陈忠散文集《走

更新时间:2019-11-08

  问:首先祝贺你的散文集《走读济南》即将由广东旅游出版社出版。根据你的那篇优美的序文《始觉泉城美 愿做济南人》,我知道,《走读济南》是一部描写济南名胜古迹的旅游散文集。根据我对你平时散文作品的阅读经验,发现你发表过的散文都带有白描的、雅致的、清丽的语言风格。请问,陈兄是如何在这个新语境的文学创作时代,完成你具有诗性化语言创作的?

  答:《走读济南》收入了我近几年来发表在省内外报刊上的文章及获奖的作品,书中文字描写的是济南桨声里荡开的一湖碎银似的清波,惊起的一摊翻飞的鸥鹭,慌乱了的一地流动的花光水影,平川洲渚相间的红树芦荻,一派烟雨鹊华的突起,粉墙黛瓦的水畔人家,烟柳渲染的石板拱桥我是土生土长的济南人,是喝泉水长大的,许是受济南泉水的滋润,或是济南垂柳的撩拨,或是千年诗城的熏染,我的笔下的文字,或多或少带有些诗性的元素。

  我是近几年才开始学习散文创作的,之前,我主要是学习诗歌创作。我的文学老师塞风先生曾教导过我:诗歌语言要朴实自然,讲究音韵,含蓄凝练,要善用修辞,营造意境等等。并告诉我说,一切的文学体裁都应具备这些元素。几十年的诗歌练习,使我对语言的运用格外地注意和敏感,我明白了用凝练的、有张力的诗歌语言,既可以形象表达作者丰富的情感,也可以对风光景物的描写更加有意境和画面感。

  近十几年,我一直做散文编辑工作,学习和借鉴到了许多写作经验和技巧。记不得是谁说过的这样一句话:散文多取块状结构,洋洋洒洒,铺叙成篇往往是选取优美的语句、优美的意境来体现一段情事或一段景色或一段所要表述的思想。我渐渐明白了汉语在不同的语境下,在不同的语言位置中,是有其指向性和外延性的,给读者呈现的阅读、解读空间也是缤纷多彩的。所以,我在学习散文创作中,力求诗意的、凝练的语言来表现我所看到的所感悟到的所体验到的济南名胜古迹和秀美风光。最主要的还是,只有用清澈的、明净的、意蕴久远的语言,才能对得起济南那鱼翔浅底的一种轻响、清风掠过白墙灰瓦的光亮、荡漾在青荇绿藻之上的美好景色。

  你说的这些写作现象,我在做编辑工作中,也遇到过很多这类的文章。很多报刊的文学编辑也曾与我谈到过这种现象,他们苦恼于来稿中的大量游记散文,很多是雷同化、概念化、空泛化、粘贴化、拼盘式,缺少个性化、独创性、新颖性、介入性和在场感。有的甚至是为了单纯的文字见报而写作。我个人认为,无论什么体裁的文学作品,都必须注重细节的描写、语言的准确性、个人情感的介入和审美价值,而不是情感欺骗式的、文字剽窃式的“创作”。要自己先搞明白,我写这篇文章到底是为什么?我的文字到底要告诉读者些什么?文字在纸上呈现出来或在键盘上敲打出来,是否反复修改过、反刍过?是否给读者阅读上的制造了障碍或压缩了读者再创作的空间?

  我觉得写一篇游记散文时,先不要从大处着手,不要是不是就定个高大上的题目,场面搞得很宏大,比如:济南的山水、济南的记忆、大美的济南、魅力济南等等,最好是从小处着眼,比如写一座鹊华桥、一眼珍珠泉、一个月下亭、一条芙蓉街、一片百花洲,既容易驾驭结构,又能专注语言和倾注情感。并且,尽量围绕主题和素材来展开,散得开也收得拢。我觉得写一座城市的风光秀色既是对这座生于斯长于斯城市的尊重,同时,也是表现自己对这座城市挚爱的一种方式。

  我写《月光里的曲水亭街》一文时,虽然从儿时就对这条老街很熟悉,但我还是在动笔前,前后在白天去了六七趟,最后起笔时,还是改变了初衷的想法,改成写月光下的这条老街,因为月光下的景物是静美的,比较集中细写,而白日的嘈杂和来往的人流是很难勾勒的,而我写曲水亭街,主要是表现济南特色老街道的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画面和百姓的安逸生活,所以,用月光来衬托静水、粉墙、灰瓦、茉莉花、芦苇、水草,可能会更符合这条街的景观和风格。在语言上,也尽量运用白描、素雅的词句来营造意境,使这条街富有清丽的画面感。“这条明净极了的小河,占据了半个街道。www.6666345.com夹岸有两行依依婆娑的垂柳,街两边多是青砖灰瓦,斗拱门楼的四合小院或独门独户的临水人家。移步向前,便见河底丛生着数尺长的长叶水草,嫩绿而茂密,因受水流经年的压力而堰卧着,齐刷刷向北披靡着。若在白日,还会看见有小鱼小虾在水草间游来弋去,那旁若无人的悠闲,看上去很是惬意。”

  近来诗歌和散文的写作中,我越来越意识到这一点,题材的不断重复,独到见解的贫乏、视野的狭窄空间和写作结构的无序,是最困惑的我四个方面。所以,我放弃了很多要写的题材,我知道,要克服这些弊端,必须多读经典的散文作品,尤其是写游记散文,要走出去,要一直在路上,如此才能扩大自己的艺术视野,不断提升自己的审美情趣和写作能力,同时,还要学会“背叛”自己习惯的写作方法,而这是最难突破和劳神的。没有办法,只要你还想继续写下去,就必须皈依独特的“本我”,甚至需要倾尽一生的精力。

  我很羡慕那些一日动辄就写几千字,多者就写上万字的散文大家,他们才思敏捷,文路清晰,构思奇妙,富有哲理。他们的文字带有敏感的触角、咫尺的痛感、细腻的体察、灵魂的温度、精神的箴言、悲悯的情怀、救赎的花朵。我是个比较愚笨的人,深知勤奋是我写作的翅膀,笨鸟先飞,或许,也能到天空看看世界到底有多辽阔。

  无论是诗歌写作,还是散文创作,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生活的习惯和安慰内心躁动的精神需要。生活在这个天下唯一的泉城,这个满城的泉池都在光芒下大声地说着光芒的诗城,我们不是过客,不能不留一点印记就走过,而要为这个“城外青山城里湖,七桥风月一亭孤。” “横桥积雨斜仍断,卧石临溪净可凭。”的千年古城做点什么,哪怕是留一些文字的背影也好,日渐淡忘的记忆里的一段城堞也罢。写作,就是我为这座城市能做到的一点点念想。我愿像夏夜的一只萤火虫,尽量能多发一些有光亮的文字,让尘埃落定之后的内心有一种宁静和慰藉。

  陈忠,字明谦,男,1960年出生于济南,大专毕业,2007年就读山东大学作家研究生班。曾在《金融导报》、《中国妇女报》做过记者、编辑。出版个人诗集《漂泊的钢琴》(荣获济南市首届“泉城文艺奖”)、《青苔上的月光》(荣获济南市第四届“泉城文艺奖” )、散文集《济南往事》(与魏新合著)、与刘溪主编《济南诗选(1917-2017)》《济南散文选(1949一2019)》,并在《人民文学》《文艺报》《诗选刊》等几十家国内外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现任山东省散文学会副会长、济南市作协副秘书长、济南市徐志摩研究会主任。


今晚六合开奖结果| ki72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开奖结果| www.305253.com| 香港马会开将结果直播| 香港本港台开奖结果| 曾道长| www.032378.com| 香港挂牌心水论坛开奖| 中华网| www.7401.com| www.867000.com|